快手黄版app

走出办公楼,之前看到的迷雾已经消失了,游乐园恢复到了以前的样子,就是在门口,多了一块刻着‘深夜乐园’的鬼头石碑,在黑夜里显得很惊悚。

人工湖,曾经是整个游乐园最伟大的壮举,在当年,这是方圆百里之内,唯一的一个水上乐园,吸引了很多情侣慕名而来,为游乐园赚取了大量的资金。这里最吸引人的核心项目,就是双人脚蹬船,那些情侣就喜欢两人踩着船,到人工湖上面卿卿我我,谈情说爱。

早在两年前,因为没钱营运,徐浪就把这里关掉了。

现在,这里的水质很差,隐隐中散发着臭味,各种各样的垃圾漂浮在水面上。因为没钱,也没有足够的人手,所以徐浪也懒得管。

他向着湖边的一层小楼走去,那里是以前的人工湖管理处,如今当然是废弃了。但是此刻,徐浪却愣住了,他赫然在小楼的门口看到了两个奇怪的人形雕塑,面容凶狠,露着獠牙,拿着钢叉,充当守卫的角色。

正门挂着牌匾刻着‘冥河渡口’四个大字,旁边分别是一副对联:“船在河上飘,鬼在冥中游。”

原本这里还有几十艘脚踏船和两艘用于紧急救援的冲锋舟都不见了,只剩下一艘身血色,看起来像棺材的脚踏船停靠在港口。

“呼……还真是有模有样哈,居然把船都做成了棺材的模样。”

徐浪深呼吸了一下,不断地告诉自己,没事的,就是去转一圈而已。他顺手把管理处的电闸推了上去,打开了所有的灯,上了船。

这船虽然做成了棺材的模样,但实际上,内部的设置和原理跟以前的脚踏船没什么两样,驾驶起来非常方便。

他将探照灯悬挂在棺材船里面,手机揣在兜里,左手是折叠刀,右手是棒球棍,弄好这一切之后,心终于安定了一些,踩着脚踏,出发了。

人工湖并不大,没多久,就到达了对面,然后开始往回走,这个时候,徐浪的心情开始兴奋起来,只要到达冥河渡口,就可以完成任务了。

咖啡馆里长发美眉静静等候

噔……

一声奇怪的声音闪过,四周的灯光一下子黑了,要不是船上的探照灯还亮着,徐浪都快疯了。

“谁?谁搞的鬼?”徐浪大声地喊道,“出来,胆小鬼给我出来。”

他打心底认为,是有人要阻碍他完成任务。因为要做到这一点很简单,只需要在管理处关掉电闸就可以了。

然而,四周依旧是黑漆漆的能见度极低,随着又是一声‘噔’传来,探照灯也黑了。

徐浪的鸡皮疙瘩瞬间都冒了出来。他颤抖着双手查看了一下探照灯。但是那探照灯看起来没什么问题,可就是用不了。

“有鬼?”

徐浪小心翼翼地看了一下四周,看不到任何东西,但就是如此,他才觉得很害怕,因为不知道对方是谁。

这时,背后传来阵阵冷意,徐浪却是不敢回头,他害怕,害怕回头看到某些无法接受的场景。

渐渐地,四周的亮度开始提升了,这些光来自于天上。徐浪下意识地朝着天上看过去,一轮血红色的月亮挂在天空,一群巨大的蝙蝠犹如大雁般飞了过去。

“到底怎么回事?”

随着四周的情况越来越诡异,徐浪的情绪有些崩溃,他下意识地不断地用脚踩着棺材船的脚踏板,想要赶紧回到岸上。

可是,事与愿违,不管他怎么努力,这棺材船,就是一动都不动。实际上,他完不知道船是否在行驶,因为四周都是漆黑的,找不到参照物。

“船在河上飘,鬼在冥中游。”

徐浪不知怎的,突然想起在渡口的时候看到的对联。

他哆哆嗦嗦地拿起手机,却发现早就已经关机了,这也不对,来的时候,明明充满了电的。

徐浪按下了开机键,许久许久,都没有开机,不仅如此,他借着天上的月光,看着手机的屏幕,上面黑漆漆的,找不出他那张脸。

“鬼在冥中游……我现在是鬼?”

徐浪紧张地吞了吞口水,“不会的,我不会的,我是人,不可能是鬼。”

就在此时,四周的光亮度又增加了不少,他抬着头看过去,是正前方传来了光。一开始,他没看清楚,只看到那些光零星分布,无法连成一团。

“骷髅?”

徐浪死死地盯着前面,终于看清楚了光源,成千上百的水晶骷髅头骨,从前面无尽的黑暗之中飘了出来,就像中秋节的花灯,随着水流漂过来。

呯……

轻微的撞击声出来,徐浪看了过去,看到水晶骷髅头碰到了棺材船,眨眼时间,骷髅头变成了通体透明的水晶蛇,吐着血色的信子朝着他扑过来。

如此变故,让徐浪毛骨悚然,来不及细想,朝着那蛇抡起了棒球棍,将蛇打了出去。那蛇被棒球棍击中之后,重新落在水中,变成一条鲤鱼,那鱼头是一张狰狞的脸。

徐浪没有来得及惊讶,因为前方陆陆续续都有水晶头骨碰撞在棺材船上,一条条水晶蛇朝着他射过来。他没有别的办法,也只能不断地挥动着棒球棍将那些东西打落在水里。

水晶头骨越来越少,但是漂浮在四周的鲤鱼越来越多,而那一张张恐怖而狰狞的脸,都盯着徐浪,仿佛盯着仇人一般。

就在他觉得自己承受不住的时候,棺材船摇晃得非常厉害,他似乎感觉到,身后有一股力量,就在他的身后,作用着这一切。

不管如何,结果是好的,摇晃产生了波纹,那些水晶头骨因为波纹的关系,没能继续靠近棺材船,朝着远处漂开了,反倒是那些已经变成鲤鱼的东西,一直围绕着棺材船,但却又不敢靠近。

“小哥哥……这是鬼头锦鲤。”

徐浪突然听到左边传来了一个声音,是个女人!他吞了吞口水,不敢直接朝着左边看过去,但,似乎有一张脸,正慢慢地靠近他,靠近他的耳朵。

他能感觉到,是呼吸的气息,那气息,让他颤抖不已。那会说话的东西,就在他的旁边,他紧张地屏住了呼吸。

“啊……别杀我……”徐浪突然被一双冰冷的手捧住了脸,并且头不受控制地慢慢扭转过来。他看到了,那是一张倾国倾城的脸,镶嵌着秋水般的明眸。微微张开的红唇,透露着妖娆的气息,让人欲罢不能。

他的眼睛往下一扫,那是一条酒红色深v露肩包臀连衣裙,遮不住白皙的锁骨和迷人的沟壑。

“咕噜咕噜……那个……小姐……不不,美,美女怎么称呼?”徐浪心中忐忑,却强制自己要冷静,想缓和一下现在的紧张,还有那冒出来的不应该有的荒唐想法。

“小哥哥……”

这女鬼搂着徐浪,冰凉的指头在徐浪的脸颊上不停地婆娑,每一次的触碰都像是在撩拨徐浪心头的那一根弦。

过了许久,就在徐浪以为自己就快绷不住的时候,那女鬼才指着那些蠢蠢欲动的鬼头锦鲤说道:“这鬼头锦鲤是人的怨气凝聚而成,生活在冥河之中,你身上的是生魂,是他们最喜欢吃的食物。不过你放心,我会保护你的。”

最后这句话,女鬼是咬着徐浪的耳朵说的。只是没有呼吸在耳边撩动,那声音忽近忽远地,格外渗人。

“呵呵,谢,谢谢……”

徐浪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结结巴巴地犹豫了很久,还是又问了一遍,“请问你,你怎么称呼?”?

那女鬼瞪着大眼睛,一脸疑惑地看着徐浪,冰凉的手指还不停地婆娑着徐浪的面颊:“林毅哥,我是黄欣欣啊,我只是化了个妆,你就认不出来了?”

林毅?黄欣欣?

徐浪很确定自己没听过这两个人的名字,在他的生命里,从来没有出现过。不过,现在的情况很明显,他被一个女孩认错人了?

我靠!徐浪不由地在心里骂了一句娘。

“我,我当然记得,你是我的女朋友欣欣,这装扮,好看,好看。”徐浪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微笑,他努力克制着身体的颤抖。

这女鬼似笑非笑,手指头在徐浪的胸前画着小圈圈,问道:“小哥哥,以前你总是说我不会打扮,现在呢?比那些女人好看吗?”

“好看,好看,只要是欣欣你,都好看,我都喜欢。”徐浪被对方挑逗,浑身不自在,如果不是知道眼前的并不是人,说不定他早就露出男儿本色,扑上去了。

嗖……

徐浪一个不注意,被对方长长的头发久缠住了他的脖子,勒得紧紧的:“你……你干什么?有话好好说。”

而那女鬼把徐浪压在下面,双手依旧抚摸着他的脸,那力道一下比一下重,到最后剌得徐浪的脸颊火辣辣的生疼。

而那张绝色的脸,慢慢地散发出了怒气:“呵呵……都好看?你以前可是很嫌弃我的打扮,说我木讷,保守,不懂风情,还不让你碰。你是不是忘了你说过的:在性感面前,端庄一文不值?”

徐浪听到这话,知道自己踩了雷,这个林毅肯定是个渣男,伤透了这女鬼的心,现在只能顺着对方说:“是的,我喜欢性感,但我最喜欢的,是你身上散发出来的性感。”

“你既然喜欢我,为什么还要和其他的女人聊暧昧?我都看到了,我部都看到了。”女鬼突然毫无征兆地就哭了起来,殷红的泪珠,一滴一滴地落在徐浪的脸上,冰凉冰凉的,带着粘稠感。

“你一定不知道吧?你生日那天,我跟你说我没空,其实,我是想给你个惊喜,我去找你,给你带了蛋糕,却看到你和另外一个女生在树下拥吻,桀桀桀……桀桀桀……桀桀桀……”

女鬼开始轻轻地笑,那笑声很细很小。但是渐渐地,嘶声裂肺,她那张倾国倾城地脸也开始狰狞起来,青筋暴怒。缠住徐浪脖子的头发,越来越紧,徐浪觉得,自己快死了。

就在此时,那些由怨灵变成了鬼头锦鲤扑了上来,想要撕咬徐浪的身体。女鬼突然大吼一声,长头发甩了出去把那些鬼头锦鲤打爆,变成一道道黑烟,消散在天地之间。

“他是我的,谁敢动他?”

徐浪恍惚之间,看到女鬼依然散发披头,但只剩下一副骨头。那手掌的肉已经消失了,只剩下骨头的手指划在脸上,疼得厉害。

?

Categories: 未分类 Tags: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