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不了丝瓜网站

柳大少出了京师高大的城门之后,一人一马践踏着地上洁白的积雪,留下一道长长的马蹄形,顺着官道向东一路奔袭而去。

天色逐渐的昏暗了下来,一人一马也放慢了速度。

柳明志放眼望去,眺望着远处绵延起伏的群山,翻身下马牵着马缰缓缓的走了起来。

眼前连绵起伏的群山虽然只有光秃秃的树木与白雪皑皑,然而张目望去,依旧令人心生畏惧之意。

不懂风水的人只觉得眼前的群山巍峨高耸,乃是春夏时节邀请佳人郊游踏青的绝佳之地,懂得风水学的人一眼就能看出眼前的群山是一块天下少有的风水宝地。

青龙高万丈,白虎低一头,朱雀邻水,玄武顶天。

如此风水格局只有葬龙地。

而这里也正是柳明志出城所来的目的地。

东郊皇陵!

柳明志停下脚步,将风行栓到了了一旁的枯树之上,紧了紧身上的大氅朝着山脚赶去。

“什么人,此地禁止入内,速速退去。”

柳明志目光平淡的望着眼前不知从何处钻出来的几十个目光如炬的护陵军,从怀里取出了金龙帝令举在了手里。

粉嫩郭南汐的纯净气息

“大龙一字并肩王柳明志,前来拜谒两代先帝,不知前大内总管周飞可在?”

数十个护陵军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个将领缓缓的冲着柳大少走了过来,右手一直不曾离开腰间的刀柄。

护陵将领停到柳明志五步左右的位置仔细的打量着柳大少举在手中的金龙帝令片刻,确定了柳大少手里的令牌确实是皇陵之中大行先帝李政赏赐的令牌,这才放松下来,对着柳大少抱拳行礼。

“末将参见并肩王,千岁千岁千千岁。”

“吾等参见并肩王,千岁千千岁。”

“诸位弟兄免礼,大总管周飞可在?”

“回禀王爷,周老正在皇陵外断龙石在为两位先帝守陵,末将马上带你过去。”

柳明志微微颔首,收起了手中的令牌跟在将领身后缓缓朝着皇陵入口赶去。

俗话说望山跑死马,看着近在眼前的皇陵入口柳大少两人足足走了几炷香的时间。

“王爷,周老就在里面,末将不便进去,剩下的就请王爷自己走了。”

“有劳了!”

“末将告退!”

护陵将军走后,柳大少低头检查了一下身上,发现并无不妥的地方,才朝着皇陵的入口走去。

一进去皇陵入口,柳大少顿时感觉暖和了不少,然而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的缘故,柳大少总觉得陵寝中的冷意比外面的天寒地冻更甚之。

微微吐了口气,柳明志打量着皇陵入口。

任文越这个家伙虽然谎报修缮皇陵银两的数目,从中贪墨大批的银子,但是柳明志不得不承认,任文越修缮皇陵所用的材料都是及其合格的。

遥记得当年陪着先帝李白羽将李政送往皇陵安葬的时候,皇陵可没有如此气势恢宏的模样。

若是李政,李白羽父子二人在天有灵,知道自己居住的皇陵如此恢宏,却是消耗了大批的国库银两,导致北征大军粮草不继,将大龙到手的天下又白白的还了回去,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会不会从棺椁中爬出来找任文越算账。

李政励精图治三十五年,省吃俭用,缩减开支,为的不就是大龙能够一统江山,定鼎天下吗?

然而天不遂人愿,李政辛苦了一辈子,还是无缘见到大龙一统天下。

李白羽继承李政遗志,登基不足一年便倾国之力大军北出,征讨金,突两国,为的就是完成父皇的必生所愿,一统天下,告慰父皇的在天之灵。

同时也打开自己泰安一朝的开端,奠定自己盛世之君的基础。

奈何李政盖世雄主,其子嗣也是个个雄才大略,都想坐到那把椅子之上。

李白羽好不容易凝聚起的声威因为兄弟们的起兵之举再次夭折。

轮到李晔继位,登基为帝,执掌大龙十万山河,自己这位托孤之臣,为了报答李白羽对女儿柳落月的救命之恩,致力北出,帮助大龙一统天下,展望北西洋之地,从而令华夏开创一个前无古人的盛举。

奈何天公不作美,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在自己的精心谋划下,大龙一鼓作气,已经攻陷了金国,突厥两国的半壁江山,只差最后一步大龙就可定鼎天下,展望西方。

偏偏后方朝廷又出现了粮草后继难支的问题,导致北征大军粮草不足,百万兵马面临在冰天雪地之中征战的难题。

担忧百万兵马的前路,不得已之下北征大军不得不撤出攻陷下来的疆土班师回朝。

柳明志回过神来,无声的的叹了口气。

一波三折!

大龙三次出征,可谓是一波三折。

每次都是机会就在眼前,最后总是以各种原因中途夭折下来。

“老周,你在吗?”

经过短暂的沉寂,入口中传来一抹光亮,老周苍老熟悉的声音传到了柳明志的耳中。

“并……并肩王?”

听着老周熟悉的问询声,柳明志松了口气,看着亮光走了过去。

十多步的位置,柳大少停了下来,望着举着烛台朝着自己望来,脸上带着淡淡激动之情的周飞笑了笑。

“老周,好久不见了,身体还好吗?”

“真的是王爷你。咱……老奴周飞参见王爷,千岁千千岁。”

柳明志急忙迎了过去,拦住了想要对着自己行礼的周飞。

“老周,你这是干什么?咱们之间不用这么多客套的俗礼,如此大礼,你也太跟我见外了。”

老周淡淡的点点头,拿起一旁的一个蒲团放到了柳大少身边。

“王爷,地方简陋你别介意,咱们坐下说,坐下说话。”

“老奴没想到,老天待我不薄,有生之年竟然还能活着见到昔日的故人,老天待我不薄啊。”

柳明志看着老周因为长久不见天日有些惨白的脸色目光复杂无比。

都说宦官乱政,祸国殃民。

可是谁知道宦官忠心起来又是何等的忠心耿耿?

扫视了一眼断龙石外皇陵入口简陋至极的布置,柳明志眼眶微微有些酸涩。

当年人人见了都要称呼一声大总管,在宫内宫外混的风生水起,人前人后何等显贵的大内总管周飞,竟然在如此简陋的入口处为他的主人守了三年的陵寝。

一张矮桌,一个香炉,两个蒲团,一个粗瓷茶壶,四个扑通茶杯,一个已经看不出原来模样的食盒。

还有一个简简单单的草床。

如此地方,竟然默默的守了三年。

柳明志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老周这个当年自己都要乐呵呵赔笑的大内总管了!

望着香炉中燃烧了三分之二的香烛,柳明志解开了身后的大氅,朝着供奉着两个牌位的桌案走去。

“老周,让我给父皇还有皇兄上两炷香吧!”

“好好好,王爷稍等,咱这就取来。”

Categories: 未分类 Tags: 标签: